— chiziyi —

【旬斗衍生】Winter

看了这样的小说,突然想谈恋爱了。

Sinko:



多CP


甜饼合集 


太冷了,必须给自己发糖,一发发七颗,召唤神龙…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》1.


 


 


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,天已经快黑了。


 


老师的粉笔敲在黑板上一片鬼画符,看起来和窗户上亮晶晶的霜花没两样。


 


 


中津秀一用力憋住一口气,直等到胸口胀鼓鼓的难受才吐出来。如此自娱自乐几个来回,手表上银白色的指针仍然没有前进太远。


 


 


时间仿佛永远不会走完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最近他开始变得越来越焦躁。毕业临近,所有人都珍惜起仅剩的青春来。只有他看什么都不顺眼——


 


长椅上的细小刮痕,食堂里隐秘角落的明星贴纸,操场上跑道的长度和漫天的星光。


 


 


他想他的高中生活是美好的,但似乎总有点遗憾。他想不出抓不住,不知道那些隐约的失落到底是什么。


 


算了。


 


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会,下课铃骤然响起。


 


 


 


晚上和鬼太郎约着去吃大阪烧。


 


从店里出来外面已经成了白茫茫的一片,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雪来。他们并肩走在回校的路上,街道上LED的屏幕循环播放着什么明星的访谈节目,鞋子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响。


 


说起来能变成朋友还真是不可思议。佐野泉的高中三年实在乏善可陈,永远一个人坐在角落吃饭看书打盹发呆,好像整个星球只剩他一个也能活的很好的样子。


 


 


明明可以放着他不管,却偏偏看不得他形单影只。放弃的时候给他鼓励,成功的时候第一个欢呼,陪他散步和训练,奇怪的简讯和纸条也好好留着。


 


什么啊,难道我是女朋友吗。


 


 


 


中津秀一猛然回过头。佐野泉站在路灯底下闪闪发光,鼻尖冻得红红的,头发上落了一片白。


 


 


 


他突然就知道自己之前在茫然无措些什么。


 


——青春的时光即将结束。


 


    而我才刚刚发现我有多喜欢你。


    


 


 


还没有和你一起坐在长椅上聊天,食堂的炒面面包也想分给你一半,跑道和星光只有一人独享未免也太过孤单。


 


 


幸福的是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中津秀一下定决心,扑过去给了佐野泉一个暖乎乎的拥抱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》2.


 


 


林诚司从巷子里跑出来。


 


刚刚被人用小刀抵着脖颈时的恐惧已经消散,他甚至心情大好的对着拥抱在一处的高中生吹了口哨。


 


 


黄毛的吓了一跳,黑毛的瞪了他一眼。


 


藏也藏不住的幸福。


 


 


 


他想他和矢野元晴在外人看来大抵也是这副腻腻歪歪的模样。


 


雨天里共撑的伞和各湿一半的肩膀,周末电视上的无聊节目,街角打折的苹果,散发着同样味道的白衬衫。


 


 


 


下过雪的街道变得热闹起来,林诚司站在警署门口,有个正在读报纸的年轻警官,腰上的配枪漆黑发亮。


 


他想也许他可以得到这把枪,然后用其中一颗子弹把甲斐爆头。但他甩了甩头发上的雪花,拐进了警署旁的拉面店。


    


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手指在仅有的几个号码上面来来回回滑动。盲音的时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接通的一瞬心也跟着颤了一下。


 


 


 


“你要我翘班竟然就只为吃一碗拉面。”矢野元晴摆好笔记本,手指在键盘上有规律的敲击。


 


林诚司为他掰开筷子,“我重要还是工作重要?”


 


这台词怎么莫名熟悉,矢野元晴好笑的抬眼看他,最后干脆利落的合上电脑:“你重要。”


 


疯狂响起来的老板来电没人去管。


 


 


 


林诚司时常想起他们相遇的那个夏天,矢野元晴透明的像是马上要消失掉,而现在,他切实的坐在自己面前,眉眼弯弯。


 


那时候自己好像抱住了他。


 


原因说不清。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从来不曾后悔。


 


 


——遇到你之后的人生变成了我想要的平凡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》3.


 


 


日向彻第三次摔了电话。


 


他手底下的员工约好了似的集体翘班,等他从一堆闪着蓝光的代码中抬起头来的时候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。


 


连灯都熄了。


 


 


搞什么。


 


造反吗你们【。


 


 


 


他下去巡视一圈,涂鸦墙的边边角角都被新鲜痕迹遮盖——


 


约饭逛街打游戏,看球补觉奶孩子。


 


理由千奇百怪。


 


 


 


他突然就觉得寂寞的不行。


 


 


 


今天早上他和北山一路吵了一架,原因是他千辛万苦终于选好的双人床又被人给买走了。北山一路当时的表情无法言说,勒令他在其他品味猎奇做工粗糙的“垃圾”中挑选一个搬回家。


 


他当然不会同意,于是北山一路就收拾了行李整理了画稿去睡宾馆,潇洒的连头发都不留一根。


 


 


其实分开的时间真不算长。平时他们一个加班一个赶稿,十天半个月才见一次也正常,没有哪次像今天一样,才几个小时就心烦意乱。


 


北山一路一直都是那么成熟体贴,温柔到他把包容迁就都当成了理所应当还浑然不觉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Next Innovation破天荒的早早关了门,日向彻把下巴缩进围巾里,走了几条马路果然在熟悉的咖啡厅找到要找的人。


 


北山一路瞟了他一眼又低下头,手上的杂志翻了一页。


 


 


“沙发和睡袋没那么舒服。”日向彻僵坐了半晌才憋出一句。“感情本来是两个人的事,没理由要求谁一直付出。”


 


“是我的错。”他抽走对面人的杂志,看到藏在后面的一张笑脸。


 


 


也许是一个人生活太多年,骄傲任性强迫症都是慢慢堆积起来的坏毛病,而这些我通通都可以扔掉,因为全世界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你。


 


 


“算我没白等这么久。”北山一路狡猾的笑,“天冷了,再买个被炉吧。”


 


 


只一张双人床,怎么够填补和你分享的余生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》4.


 


曾经织部顺平不相信命运。


 


他想,世界这么大,重逢的机会实在少得可怜。


 


但后来他却认真觉得这世上是有命运存在的。比如退学的时候他对牧野杉菜说“和F4里的花泽类交往你一定会幸福的。”,几年之后换成已经成为道明寺夫人的牧野杉菜对他说“花泽类可能喜欢你吧。”


 


他当时报以嘲笑,日后又被自己打脸。


 


 


在一起的过程磕磕绊绊,现在想想也不过是些无聊的鸡毛蒜皮。


 


简直比隔壁桌因为床和被炉争执不休的笨蛋情侣还要中二幼稚。


 


 


他接下来还要参加一个粉丝见面会,休息的间隙到这里来偷偷和花泽类见上一面,顶着一脸厚重的粉底窝在角落,特务接头一样用简讯交流。


 


 


“方糖加几块。”


 


“三块。”


 


“对嗓子不好。”


 


“你管我。”


 


 


花泽类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放下手机,站到队列末尾。


 


这些年他早已习惯出入这些嘈杂的场所,会吃垃圾食品偶尔还会搭电车。织部顺平就喜欢看他这副接地气的样子,亲切的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亲一口。


 


相识之初没留下半分美好回忆,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自己挨得那一拳。某天晚上凉风习习花香阵阵,时机刚好问出那句怎么打一架就爱上了,花泽类缩在被子里昏昏欲睡,好一会才模模糊糊说了一句亲爱的你相信一见钟情吗。


 


……所以是看脸的意思?


 


织部顺平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肤浅。


 


 


当然颜值固然是重要择偶条件,花泽类倒也不会因为这个真心待他这么长时间。这个人走在哪里都温柔的好像一团软绵绵的云,只有他才知道隐藏的冷漠疏离到底有多深。


 


除了你以外的事情全不关心,用最真诚坦率的方式表达着全世界我只喜欢你。


 


他不知不觉就笑了起来。


 


 


 


花泽类端了两杯咖啡,按照他的要求加了三块方糖。他喝一口,觉得胃和心都暖暖的。


 


也应该经常表达一下吧,重视这个人的心情。


 


织部顺平招招手要花泽类靠过来,用了很轻的声音——


 


“我爱你喔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》5.


 


 


泷谷源治在电视台大楼外面堆雪人。


 


 


菊川玲二奉命保护老大的女儿追星,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还不见人影。


 


他抬头看了看巨大海报上长得和菊川有点像的超人气模特,觉得都是两只眼睛一个嘴巴也没什么好看。


 


 


人群渐渐从门口向四周分散,菊川玲二走在最后,手里拎着生写杂志还有手灯,尽职尽责护送大小姐上了车,这才颠颠跑过来。


 


“等了很久?”


 


“也没有。”


 


 


他们在路边的贩卖机里买了两罐热奶茶,一人一罐边喝边走。


 


 


“有时候我真觉得过去的日子像一场梦,那天我翻出自己的警察制服,竟然觉得陌生。”


 


卧底的事情不是秘密,在有些人面前伪装是最多余。


 


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说不怕是假的,豺狼虎豹,黑社会本来就什么货色都有。这其中出现一个单纯到有点傻的孩子也不稀奇。


 


“见到你的时候我在想,暴力团体大概也不全是坏人,只是处在不同的世界,有不一样的生存法则。”


 


泷谷源治没说话,借着身高优势把人圈进怀里。


 


黑色的大衣带着寒气,少年的鼻息却是滚热的,一下一下打在敏感的脖颈上。


 


“为什么是我?”还是问出口了,再等下去整个人就要爆炸。“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出卖你,万一哪天老头子要我立下大功才能继承家业,我第一个把你供出来怎么办。”


 


 


想知道。


 


自己在你看来到底是可以托付信任还是单纯把我当毛头小孩。


 


是不是你对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么毫无保留不单单只是对我。


 


 


 


“…我又不是流星会的人。”菊川玲二默默吐了句槽,“你不会的。”


 


 


这世间奇妙的事情有很多,爱情却永远高居首位遥遥领先。我不是耶稣也不是圣母玛利亚,才不会对每个人都掏心掏肺,虽然我常常被人说蠢但明显是你更笨。


 


“当然是因为喜欢。”


 


 


卧底很危险,明天就会死掉也说不定。


 


所以我不能慢慢等你长大等你发现。


 


在我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要告诉你——


 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》6.


 


 


 


“加班太晚了,出去吃吧。”


 


高仓奏的电话挂断许久,大庭叶藏仍然握着听筒不愿松开。


 


 


他推开门被扑面而来的寒风呛的咳嗽,怔了好一会才退回去换了身厚实的衣服。


 


他很久没有外出了。日复一日在小小的木桌上画一些奇怪的花花草草,看阳光越过枝桠在地板上投射的光斑,从金灿灿慢慢变成蜂蜜一样的颜色。


 


时间对他来说早没有任何意义,可这一片茫茫大雪竟然让他差点流出泪来。


 


——又是一年的结尾,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相伴走过这许多季节。


 


 


他想他是要有多幸运,才能在最不堪的年华里遇见最好的人。那人古板木讷不解风情,不过纪念日也不送玫瑰花,却会在每天的清晨给他煎一个圆圆的荷包蛋,再递上一杯温热的牛奶。


 


 


 


初见时也是这样一个雪夜。


 


天空悠远而清亮,他陷在雪中,闻得到血液腥甜的味道。四肢百骸慢慢冰冷逐渐麻木,意识也开始模糊不清。他想自己终于要结束这可耻的一生,走马灯在眼前播放,却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戛然而止。


 


 


 


隐约能看到不远处店面闪烁的霓虹灯,高仓奏就在那里等着他。大庭叶藏停下脚步,抱着膝盖蹲了下来。


 


在一起也算得上有年头,见到对方之前仍然没来由的脸红心跳。


 


他抚了抚胸口,慢慢站起来。高仓奏正从店里出来左右张望,看见他才舒了口气。


 


 


“这么冷怎么不快点进去。”口气不善,拥抱却柔软。


 


“在看雪人。”


 


 


“……”高仓奏嫌弃的瞟了一眼脚边的一坨,“别看了,回去我给你堆一个更好的。”


 


 


 


大庭叶藏仰起头,漂亮的眼睛盛着满满的笑意。


 


 


 


——如果没有办法为自己而活。


 


把未来交给你似乎也不错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》7.


 


 


 


龙崎郁夫气喘吁吁的挤进副驾驶。


 


“刚才遇到了同事,是纽约回来的精英。怕他看到所以稍微绕了一点路,希望不要凉掉才好。”


 


他从怀里小心翼翼拿出两盒蛋包饭,盖子上凝着带热气的水珠。


 


 


他和段野龙哉已经很久没一起吃过饭了。乐园事件结束之后他们的身份更加敏感,暂时的断绝联系成了心照不宣。


 


——只是想念在心里生根发芽疯狂滋长。


 


 


他以为会是自己忍不住,没想到段野龙哉先找上门来。


 


专用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那人的声音再不是游刃有余,焦躁的显而易见。他简直幸福的要冒出粉红泡泡,还以为一直是自己死缠烂打像一块烦人的牛皮糖,没想到对方怀着和自己一样甚至还要更深重的心情。


 


 


他们依然不能光明正大牵住彼此的手,夜里再多缠绵也要假装是阳光底下的陌生人。然而曾经每一节叫嚣着不安的神经现在都被慢慢抚平。


 


经历了生死磨难,有些感情早已跨过爱与不爱的范畴,融进骨骼和血液,成了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
 


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。


 


 


 


临走时段野龙哉给了他一个带着烟草味道的吻。


 


 


龙崎郁夫目送着汽车消失在道路尽头。整座城市陷入一种安然绵长的黑暗中,他不自觉地放缓了脚步和呼吸,任由零星的雪花飘落在他翘起的发梢上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-END-


 


 


 


 


走在陌生的大街听到音像店在放《我只在乎你》


 


跟着哼了一路


 


如果没有遇见你,我将会是在哪里。


 


 


 


百粉感谢,祝愿大家都有一个幸福的冬天  : D



评论
热度(234)